當西方遇見東方

在琴園聽了這場有意思的沙龍,對音色有些思考,有些啟發。
到底甚麼是醇厚的音色呢?像喝了酒一樣的醺醺然…?
1今天聽長笛演奏家溫德先生的演奏,很「純」而「透明」的音色,口腔打開但並不用很大,風門非常非常的穩定。
2.不論是龍笛,篠笛,長笛,短笛或簫,兩位演奏家都不是拼命的大聲,甚至可說音量根本不大。
3.對不同音色的尋找,在自己的樂器上模仿別的音色(短笛模仿梆笛,簫模仿日本笛),或尋找新的音色(鼻笛,即興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